偶尔发病,是个好人。
欢迎深交ヽ(゚∀゚)ノ

❤古剑:夏乐、夜初、温清
❤剑三:莫毛、花羊、唐毒
❤全职:正副队联盟(・∀・)
❤APH:米英、北区欠、独伊
❤橡皮章

茶香01

cp:川渝

一个川哥养成的故事x  人设自定xx

川:王溯益x渝:王俞乔




雨后的碧空缓缓透出点点青冥,那是一抹惹人昏睡的日光穿过苍穹照射在院子中央,这在常年被层层薄雾笼罩的盆地里是难得的好天气。

院子里陆陆续续摆上一个又一个的竹椅,地面还残留下一大滩水迹,搬动着竹椅的那人似是察觉到了,不甘心地撅起小嘴,又转身寻觅下一个落脚处。

小小的身影被这缕浅浅的日光所笼罩。白玉色的锦缎衬着小巧的脸,倒是把平日张牙舞爪性子掩饰地好的不能再好,活脱脱地一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熟人看见了也不禁咂嘴:人靠衣装马靠鞍啊。

“乖顺”的小少爷听见了还不高兴,本性立马就暴露了:“你什么意思啊你!小爷我天生丽质,用得着这些布料吗!”平时穿的一身白花花的棉背心搭上小裤衩、满脸泥泞的模样真是不敢比,他也不过嘴上逞能罢了。

不过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院子里来来回回忙上一会儿的小孩儿想着就忍不住咧开了嘴角,两只黝黑透彻的大眼睛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度。

朗日渐渐西落,将一排整齐的竹椅拉得好长好长。小孩儿有些乏了,架不住性子蜷成一团缩在椅子里,有些硬朗的发丝蹭近竹缝里,既然就这么合上了大眼睛,浅浅的呼吸声渐渐传来。

院子外面开始传来三四个脚步声,是结伴而来。

王溯益一踏进门坎就看见了窝在椅子上睡得真憨的人。似是比前几月长高了些,五官还是未张开的样子,明明是一只小野猫却生得一副幼嫩的面相,不过倒是适合撒泼骗吃骗喝的形象。想到这里,身为大哥的王溯益忍不住轻叹一声,嘴角却是勾起的。

“哈哈这孩子在院子里都能睡着。”

“哎哟去年来我们屋头过年吃撑了抱着腊肉就睡过去咯。”

同来的人都是家里的亲戚,有个熊得不得了的都忍不住笑着调侃两句。王溯益也跟着笑,却没开口,只是径直走过去,想要去把人抱进屋里,院子的夜里总是容易着凉的。

“哥哥……”怀里的小孩儿冒出轻声的一句梦呓被王溯益听在耳里。“唔……哥哥我们去吃火锅……”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肉肉的爪子抓紧了大哥胸前的衣料,上好的暗纹绸缎怕是要皱了。

“好,等你醒了我们就去吃…”王溯益也贴着小孩儿耳根回应着,用的是地道的家乡话。

可能是太过亲切,王俞乔蹭得更紧了。朦胧的梦像里他看见自家大哥坐在自己身旁,衣着是白玉色的料子,衣角勾着一道道暗纹,那是他大哥最喜欢的颜色。王溯益的脸上总是带着笑的,虽然隔壁的湘姐姐总说你大哥笑得和狐狸一样心眼太多,但王俞乔就是喜欢。大哥的手里是一捧茶盅,竹叶青浓浓的香气窜进他的鼻子里,清香怡人。

所以王溯益就看见做着美梦的王俞乔拉着自己的衣袖不愿松手,还一个劲儿的念着,“好香、好吃。”

王溯益不禁莞尔,这说的是火锅?从不惯着弟弟的大哥还是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拉开了弟弟抓得紧紧的手掌,给床上那人盖上一床棉被,绣着一朵被隔壁姐姐嘲笑过多次的白色山茶花。踱步走到窗前双手抱胸倚靠在墙上,院子里唠家常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笑得直爽不拘小节。

今天是几月一次的家族聚会,北边的东边的亲戚们都不常涉足崎岖的蜀地,聚在一起的人也就是平日里常见面的这些个,不过王溯益倒是觉得比起和北边那群规矩的人谈正事自己还是喜欢这样的谈天说地,想必王俞乔也是喜欢得紧,难得轮到他家,小孩儿怕是从午后就候着了,明早起来怕是又要闹着没将他唤醒。

王溯益仿佛都能看见对方憋红了颈脖子生闷气的样子,却不敢和自己真正的吵起来。其实王溯益也是想他的紧,许是几月没见了,有时忙累了也会觉得身边靠着小孩儿,小虎牙毫无遮掩地露出来用一口方言叫“益哥”。

自己真是要着魔了,王溯益想。他转身负手走出里屋,仿佛还是那副不理世事一心悟道的笑面虎大哥形象,心绪清明得如今晚即将升起的朗月。


评论(4)
热度(1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