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病,是个好人。
欢迎深交ヽ(゚∀゚)ノ

❤古剑:夏乐、夜初、温清
❤剑三:莫毛、花羊、唐毒
❤全职:正副队联盟(・∀・)
❤APH:米英、北区欠、独伊
❤橡皮章

【JN】爱情最美是暧昧(上)

>>ABO

>>竹马设定。狗血慎入。

>>不知道多少发能完结,全糖没屎





#


jet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那天他正和班上的同学闹得不亦乐乎,白色的衬衫粘上泥土袖子捋得老高,一张傲气十足的小脸挂满了坏笑。
伴随着不受欢迎的上课铃声老师领着一名新同学走进教室,嘈杂声渐渐消失。
而刚刚赢得一场胜仗的jet同学正得意地在位置上抖腿。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第一印象这么糟糕的话他一定回选择死亡(不是)
老师清了清嗓子,将新同学请上讲台,教室里霎时传出一阵窃喜和议论声。原本趴在课桌上补眠的jet都忍不住抬起头看个究竟——
是个很精致的小男孩。黝黑的眼眸被密长的睫毛映出扇子一样的形状,五官还未长开奶气十足的样子配上白皙的皮肤真像姐姐家的瓷娃娃。
嘴唇红红的,摸起来应该很软。因为看傻了既然忘记抖脚的jet这么想着。
“这是从外府转学过来的新同学,叫new,同学们要多照顾新同学哦。”
“好。”
下面的同学齐声回应道,都是七八岁的小孩儿语调里满满的真诚。
而新来的new同学似乎还不习惯新的环境,轻抿着嘴唇抓着老师衣角一脸茫然地低下头避开下面打量的目光。
“老师!让new来和我做同桌吧!”jet同学热情地举手。
呃……老师有些犹豫。毕竟jet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熊,老师十分不放心。
“老师我会好好照顾新同学的!不会让人欺负他的!”还附上一枚蠢得要死的笑容。
最终老师还是屈服在了某人的厚脸皮下,并再三嘱咐要好好对待新同桌。
jet像大人一样拍拍胸脯,放心吧老师,我会罩着他的!
老师愈发担心了。
自从和new做了同桌后jet下课和同学交(da)流(jia)的次数都变少了。
jet发现new话很少,他用机智的大脑思索10s都得出结论:new一定是太害羞了。于是他试着搭讪——

“哈喽new,我叫jet,以后我们就是同桌啦。”
“你……你好。”
“new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哦,嘿嘿。”
“恩。”
“new你喜欢吃什么?糖果要不要?我妈妈从外府带回来的哦……”
“啊,谢谢。妈妈说吃多了对牙齿会痛。”
“new~new~”
“……”
以上就是jet同学搭讪的小片段,可谓有喜有悲还有无赖的成分。new同学表示他活了七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但不管怎样,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jet发现new和班级,不,重点是和自己的关系渐渐亲密了起来。
比方说偶尔能看见new偷偷放在自己课桌上面的小糖果,偶尔能捕捉到new在听完自己的笑话后发自内心的笑容……
在课上神游的jet再一次发出傻笑,引得旁边的new开始担心自己的同桌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jet同学为什么不吃药呢?今天的new也很疑惑。
本来以为今后都会是傻白甜的展开,可没想到两人还是会有意见不和的时候。
一次课间,jet正把头搁在课桌上转笔——现在他极少和同学疯打了,大概是为了在自己同桌面前留下好印象——这时new一脸犹豫地偷偷往自己这边张望,好看的浓眉都快拧成一团,蠢如jet都能看出对方有话要说,于是他便问了。

“唔……”new发现自己被抓包了有些伐开心扭过头去,但灵动的眼眸还是有些担忧地往旁暼。
jet更好奇了,扭着同桌不放,双手合十乞求道,“new你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如果jet有尾巴此时肯定摇得极快。
new妥协地转过去,一脸同情却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jet就看到那对软软的嘴唇微启,软软的声音说道——
“jet以后可以不抖脚了吗?妈妈说这样不好。”
配上new一副严肃的小表情,jet头一次感到生无可恋。

小学的生活总是过得很快,因为课程简单活动又多,不经意间jet和new已经坐了三年的同桌。在此期间老师也不是没有试着将两人调开,总是固定的同桌不适宜结交新的朋友,老师是这么提议的。
然而这样的提议并没有什么卵用。最终不是以jet的加倍捣乱结束就是以new委屈的小眼神放弃。
不得不说,这是老师任教生涯中见过的最感人的一对(同桌)了。
上了五年级两人也开始慢慢长高了,但由于男生发育较晚还是和班上某些女生差上一节,然而他们也不在意。
反正自己肯定比new高。未来的矮攻·jet此时正美好地幻想着自己的未来。
两个人的家虽然离得远但好在顺路,每天晚上放学都会相约一起回家,今天也不例外。
jet打扫完教室的清洁时教室已被夕阳的余晖所笼罩,学校操场上依稀传来打球的声音。

jet拿起书包飞快地奔往操场,之前和new说好了的。
然后到达操场的jet却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诶——new那家伙不会先走了吧?jet绕着操场走了一圈都没有看到new的影子,心里有些小失望。
当他走到校门口一名门卫正拿着一串钥匙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同学,你有遇到一群高年级的学生吗?”
“操场上那些?”
“操场?不对啊……刚才有群高年级的男生借了体育馆的钥匙,还带着一个低年级的小朋友,我看那几个人面相不善,我担心……”
jet的心里咔嚓一紧。
“那个低年级的是不是长得很白眼睛大大的?!”语调带有一些颤抖。
“啊……这么说来还真是挺漂亮的一个……诶小同学你去哪儿啊要关门了!!”
jet使出吃奶地劲往前跑,即使什么都不确定。如果是new的话会怎样?那群学长会干什么?
jet捏紧了拳头脖子上露出青筋。
跑到体育馆的时候他几乎脱力一般,还为发育完全的身躯踉跄着推开体育馆半掩的后门。
映入他眼帘的是new吃痛地坐在体育馆冰冷的地板上,周围站着三个高年级的学生,new的手臂上还有挣扎未果的痕迹。
new听到动静转过头来便看到了有些熟悉的身影,有些激动地叫着对方的名字眼眶里的泪珠终于是忍不住啪嗒啪嗒往下落。

jet都记不得上一次打架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new提醒自己不要打闹会痛痛,又或许是捕捉到new瞧见自己嘴角的淤青时微蹙的眉头。但此时此刻高级生实打实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的真实感难以言喻,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即使此刻被new看到自己暴戾的一面。

“妈的这小子还挺能打。”

“我看算了吧,再打就要出事啦。”

“是啊是啊,我们走吧,别打了。”
高年级生匆匆落逃,jet捂住疼痛的腹部步履狼狈的蹲在new的身边,脸上是一脸骄傲的小表情,
“new我厉害吧哈哈哈。有我罩着你呢别哭,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new脸上的泪早就流干了,他摸上jet发红的眼角,惹得jet哇哇直叫。下一秒new的两只小手臂环上了jet的脖子,牵扯到伤口的jet意外地没有吭声,他感受到new温热的体温和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的幅度,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下手没有能再重一些。
就着这个姿势不知道过去多久,一分钟?十分钟?或许更久。

直到jet感受到湿润在他的肩背上散开,new有些哽咽地发出闷闷的声音,jet支起耳朵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听清楚new说的话。
“jet你个大笨蛋。”

耍帅装逼的下场就是jet同学要在家卧床一周。在得知new只是脚踝的扭伤后jet安心地躺在床上——继续接受爸妈的批斗。
在家保养的jet也从同学口中得知那几个高年级的同学都被学校通报批评了,他们欺负new的原因是因为其中一人的女朋友很喜欢new这样的小学弟。jet嗤之以鼻,既然敢喜欢new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
大哥,重点不对啊!
等到jet再次带着一张帅比的脸蛋儿出现在学校时他惊讶地发现new换座位了。
WTF?!
jet同学此时心里一群小摩托呼啸而过,说好的英雄救美以身相许呢?!(并没有)
“new说你太凶了哈哈哈”新同桌frank忍不住好心嘲讽自己的好队友。
“……”

jet没好气地回以白眼又把眼珠黏在前一排的new的背上。连个解释都没有吗……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吓着new了吗。
哎……jet忍不住为自己点蜡。frank好奇地问原因,帅气逼人的jet无奈地挥挥手,帅比的世界你怎么懂。
坐了三年的同桌突然换掉是一件不容易习惯的事,比如想抄作业的时候旁边坐的是一个同等级的学渣,想死的心都没有了;再比如上课困倦时想看看对方清醒一下却看到frank一张睡得流口水的脸,jet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样的愤怒就转化为对前桌new的欺负,真的是小男生吸引喜欢的女生那样戳戳你抢你笔抢你本子这样的行为啊啊啊啊!!!!!!
frank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幼稚的同桌。
即使课桌的距离发生了变化还是阻挡不住两人虐狗的行为。每天放学回家仍然是惯例,或者是周末到对方家玩,这是jet最喜欢的安排。
假期里这样的机会jet也不会错过。
“new,开门!”
“啊……jet你等一下。”
new的爸爸妈妈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奔波于外地,通常时候jet都看到new一个人单独在家,这次也不例外。
“new你家这么大只有你一个人住,要不要我搬过来陪你啊。”这句话jet不知道说过多少遍。
“不要。”new第286次拒绝了,“你太笨了。”
jet捂心口状佯装哀伤地开始悲吟。
new被逗笑了,精致的眉目弯成一座桥,眼角溢出夏日璀璨的日光。
jet感觉自己的心跳一下子漏了半拍——妈妈,你儿子要飞起来了。
“jet你看过这本书吗?”new难得一见地主动询问。jet惊讶地接过书,封面“第二性向指导手册”八个大字钻进jet的大脑里。
不像new这样单纯jet和未来的片友不知道自觉灌输了多少这样的生理常识。
“啊这个啊,大概类似的看过。”
“那jet给我讲讲看吧,妈妈说我现在还不是时候看这些,可是我好好奇。”
“唔……是还早啦,new以后就会知道的。”
new还是摆出一副你不讲就不罢休的模样,jet最终败下阵来。
“大概就是我们十六七岁会经历一次转变啦,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不仅仅有男女这两个性别还有人妖,还分为Alpha、Beta、Omega三种性别。我的话肯定是Alpha啦!”
new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问:“Alpha很好吗?”
“当然啦,Alpha可是领导级别的人物哦!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new。”
jet把书放到一边脸突然凑近new的脸颊,不出所料观察到对方脸上惊促的表情和渐渐变红的脸颊,小孩儿没心没肺的笑了,一点稳重有安全感的样子都没有。
new察觉到自己又被占便宜,小手一巴掌把靠近的脸推到一边。
“呜啊——new你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诶,我的脸好痛。”
new直接送去一个圆润的白眼。

那一年,两人还沉浸在这个迷人的夏日里,无忧无虑。

 


评论(12)
热度(3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