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病,是个好人。
欢迎深交ヽ(゚∀゚)ノ

❤古剑:夏乐、夜初、温清
❤剑三:莫毛、花羊、唐毒
❤全职:正副队联盟(・∀・)
❤APH:米英、北区欠、独伊
❤橡皮章

【JN】爱情最美是暧昧(中下)

>>ABO,竹马设定,私设如山(。)

>>傻白甜没毒

>>ooc慎

    (前几天去妖都抗日了抱歉晚了几天。快要完结啦~)

  

        “你和new到底是什么关系?”

        ko第68次询问jet这个问题。jet把嘴边的一勺饭咽下,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哥们。

  “你问过我多少次了?早就给你说了,是朋友啊……”jet咽下第二口饭,补充道,“如果竹马也算的话,那也是吧。”

  ko半眯着眼睛,最后无奈妥协地摇摇头:“我真为有你这样的朋友感到心疼。”

  “吃你的饭吧!”

 

         jet当然明白ko的意思,如果不是new,换成任何一个女生,他大概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喜欢。

  但是new是不同的。

  这十几年来的相处,在他们两人之间产生的或许不仅仅是情爱,或许只是单纯的依赖关系。就像new信任自己一样,他也同样在依靠着new。这样复杂的情感让他不能确定new对他的心思,他喜欢自己吗?自己配得上new吗?

  这样的困扰让这个十五岁的少年选择试探。

  jet心虚地想证明自己或许对new并不是那种掺夾着情欲的关系。所以他开始与女生交往。

  

  “new你今天先走吧,我,我还有些事。”

  new疑惑地转过头,最终也没有问出口。“那你记得早点回家,快要考试了……”

  new还没说完就被jet的手机铃声打断,jet躲避地接通电话含糊不清地答应着,挂断后匆忙地转身。

  “那我先走了!拜。”

  new一个人走回家,路程似乎变长了许多。

  从小到大父母常常奔波于工作,自己总是独自一人抱着玩偶窝在沙发上,客厅宽敞得令人害怕。

  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出自己幽闭狭小的空间的呢?好像是jet一次次对自己撒娇、亦或是每一次用手掌握住自己时说“我会保护你的,new”的时候。

  可是现在掌心空空的。

  new是偶然知道jet开始交女朋友的。起初还不太相信,后来变成气愤,再后来是浓浓的失望。

  “骗子。”

  

  jet察觉到不对劲是在高一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正和当时的女朋友走在一起。这个女孩儿是同班同学,长相属于甜美型,说话声音软软的。

  “你今天喷了青橙味的香水?太甜了吧。”

  jet有些敏感地皱了下眉,女友却是无辜地望向他:“没有啊。我身上没有这个味。哪有味道?”

  jet疑惑地寻找香味的根源——在学校体育馆后面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啊—”女友惊呼一声抓住jet的手臂,她看到一位学姐正躺在地上挣扎,拿着药剂的手不停的颤抖。

  又是一个omega到了发情期。

  「只有性别觉醒后才能察觉到别人身上散发的信息素的味道。」

  这是书籍中明确写出的,刚开学的时候老师还强调过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请立即通知老师。

  jet再傻也知道发生什么了,因为这股信息素甜腻的味道仿佛被扩大钻进他的大脑里,全身开始发热。

  「初次觉醒时对信息素会更加敏感。」

  “妈的。”

  jet甩掉女友的手不顾后者的喊叫飞奔着冲向医务室。

  没有等到急喘的呼吸平缓下来,他就猛地推开医务室的大门,喊道:“请给我Alpha的抑制剂。”

         “jet?”

  

         回应他的不是医护人员的声音,而是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小心的试问勾动他的心绪。

      “new?!”

  

  自从new知道jet有了女朋友后,他拒绝了jet偶尔提出的一起回家的邀请。本来以为对方还会像以前那样撒撒娇结果却是好吧new你自己回家注意安全。

  目睹了全过程的兔美醤再次为挚友感到心累。

  初中最后几个月的时间,new除了在课堂上和食堂里偶尔会遇见jet其他时候都很少见面,运气不好还会遇上jet和女朋友腻歪在一块儿。new腹诽着怎么和上次那个不一样的同时扭头坐在另一排的位置。

  直到毕业考试结束jet才跑到几个月没来过的房子门栏边上,“new!今晚有聚餐,你要来吗?”

  new忍住打开门栏的冲动,点点头答应。

  new站在门口看见jet骑上自己的小摩托。jet长高了不少,背影看起来健硕许多,脸也张开了,是女生们都喜欢的帅气类型。

  难怪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

  new愤愤地把门甩上。

  毕业聚餐搞得群魔乱舞,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得满天飞。谁谁谁又喜欢谁、谁谁谁又讨厌谁……其中掺杂着泪水欢笑。

  难得喝酒的new有些醉了。他本身不太喜欢嘈杂的环境,聚餐都爱坐得远远的。此时他正仰头躺在沙发上,眼睛里除了闪烁的灯光,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把自己丢下的人。

  “new我送你回家。”

  jet一手将new托起另一只把new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但new却是一副极力反抗的样子。

  new……

  jet干脆直接将人背在背上。此时的new还与jet差不多高,瘦弱的身子格外的轻。

  似乎更瘦了。jet有些自责的皱皱眉,是自己的原因吗?

  回家的道路并不顺利。本来餐馆离new家不远,jet索性一路背回家,不得不承认他很享受new有些发热的体温紧贴自己的感觉,一种被依赖的感觉。

  “jet……jet……”new在背上小声呢喃。

  一时jet有些欣喜。

  “jet是骗子,笨蛋!”

  往常没有说出口的话随着泪水一股脑地涌出,酒精侵入大脑将心痛感倍数增大。

  “new……”

  jet咬住下唇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jet想问我是喜欢你的new,你喜欢我吗?

  jet想说就算交了女朋友我还是不能忘掉你的嘴唇、你的脸颊、你的眼睛,就连在我的梦里那个发出低吟的人还是你啊。

  所以new,你知道么?

  那一晚jet把new送回了家,原打算第二天就对new坦白,没想到开始躲避的人变成了new。

  两个月的假期new被接到外府,jet只好期待开学。

  两人还是一个学校却不是一个班,这让jet有些失望。所以jet更殷勤地的来找new。

  “new我们谈谈吧。”

  “jet不用陪你的女朋友吗?”new问道

  “我和她已经分了,我只……”

  “图书馆老师叫我去帮忙我先走了。”new避开视线越过jet慌忙地走开。

  jet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是自作自受。

  身为挚友的军师·名侦探兔美·ko拍拍自家兄弟的肩,“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人在做天在看啊。”

  jet黑着一张脸没好气地说:“你有本事就帮帮我啊。”

  “办法,会有的。”

  第二天,ko就让jet和上一个女友复合。计划的宗旨是让new吃醋然后抓住机会坦白。

  jet有些担忧:“会不会适得其反?”

  “这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于是就有了前面的那一幕。

  jet在医务室看到new有些出乎意料。

  new被盯得不好意思把脸别过去,不打算开口。

  但此刻形式紧急jet也顾不上交谈,满屋子寻找医务室的老师。

  “老师去外面拿药了。”new坐在床上提醒对方,“你可以到药柜里面找一找你要的。”

  “new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脚怎么了?”

  jet担忧地走过去,仿佛没听见对方的提醒。

  “只是上体育课不小心扭到了脚,没,没什么的。jet你……啊。”

  说话间jet已经蹲在new的脚边轻捏这new被纱布裹住的脚踝。“这样好点了吗?”

  new脸颊发烫,却很难脱离对方的桎梏。

  “jet你放手。”

  jet没有回答,new感到脚踝被那人触碰的皮肤炙热得紧。他稍稍低下头看见jet的脸颊发红,有些不太自然。

  “jet……”他试探着俯下身子,迎接他的却是对方炙热而盲目的吻。

  嘴唇相碰的那一刻new只想往后躲闪,却被jet按住后脑,手指穿插进发丝里,步步逼近。

  他们第一个吻显得那么迫切、生疏、意外。

  牙关被jet直入的舌头打开,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的扫荡,再与new的舌尖缠绵。

  医务室里传来啧啧的水渍声音。直到外面隐约传来脚步声,jet才不舍得分开,津液顺着下颔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抱歉。”

  jet愧疚地拧着眉,之前被信息素挑拨的身体禁不起心里渴望那人的接触。

  好想真正拥有他。

  new在分离后仍有些恍惚,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我对jet……

  明明这个人辜负过自己,明明这个人又傻又笨,明明……

  

         “诶,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吗?”

  老师走进屋子里,打破了两人尴尬的气氛。

  jet猛地站起身:“老师我来拿药。”

  “哦,跟我来吧。”

  new看着jet走进里面的房间,再一次留给自己一个迷茫的背影。自己还要相信他吗?

  与此同时,医务室中一股特殊的香气正在渐渐扩散开来。

  

评论(7)
热度(2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