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病,是个好人。
欢迎深交ヽ(゚∀゚)ノ

❤古剑:夏乐、夜初、温清
❤剑三:莫毛、花羊、唐毒
❤全职:正副队联盟(・∀・)
❤APH:米英、北区欠、独伊
❤橡皮章

【JN】爱情最美是暧昧(下)

>>ABO  竹马设定

>>狗血慎入

(终于完结了~感觉大家的支持w最近没梗了,大家有什么好梗欢迎来点文,JN或者全职都可以)

(或许会有番外(。我就说说……。)





Jet接到new电话的时候篮球赛进行到一半正在中场休息。

Jet坐在长椅上满头是汗,突然感觉到书包里的震动。

他后来无比的庆幸自己能接到这个电话。

Jet看了眼来电显示——

“喂,new?”jet努力地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却被脸上的傻笑暴露得一览无遗。

电话那头似乎有些犹豫不决,jet仿佛感受到new紧张的鼻息传入自己的耳朵。

“嗯……jet,后天是我的生日,如,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希望你能来。”new抿住嘴唇,“实在没时间的话,不勉强。”

最后几乎是不留余地的挂断电话,jet拿着手机有些失落。

New的生日自己当然会去。若是放在以前new早就习惯自己的不请自来,每次拿到偷偷为他准备的礼物是惊喜的表情还历历在目。

Jet一口气喝空手中的水瓶,额头上的汗水睡着眉骨滑下,衬出少年的热血洒脱。

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说清楚吧。Jet这么想着,开始了下半场的比赛。

 

New内向腼腆的性格使他每次都很难开头邀请同学来参加他的生日宴会,今年也不意外。

能不请自来的毕竟是少数,jet算是唯一的一个。

New现在还记得jet第一次为自己庆祝生日时准备的蛋糕,是自己没有想到过的惊喜。New看着jet为自己打开盒子时挂上的得意的笑容,new忍不住敲了敲jet的脑袋,然后自己也笑开了。那是new过的第一个两个人的生日,那是彼此才9岁。

八年后的今天,new单手撑起脑袋两眼无神地望向窗外,手头的笔早就被遗忘在书桌的另一边。

那个时候jet是认真的吗?

New在回想一周前医务室的那个意外降临的吻。

不对不对,那个时候的jet怎么看怎么不正常,一定是摔坏脑子了!

New微微撅起嘴内心不停地安慰自己,嘴角的弧度却是越来越往下。

两天前给jet打完电话后new就有些后悔了,两人关系尴尬不说,jet应该要陪女友吧,他们现在应该一起走在放学路上,jet会给女友好看的首饰……

“new,在家吗?”

此刻应该在陪女友逛街的jet正站在new家门前,new突然觉得鼻头发酸。

“new快来开门啦。”

“……jet你怎么来了。”明知故问。

“两天前有人邀请了我我当然不能辜负人家一片好心啊。”

New脸红得想要烧起来一般,佯装生气地催促道:“要进来就快点进来啊!”

“其实即使new不打电话我也会来的。”进门前jet凑到new耳边轻笑着说道。

 

New的家没有什么变化,或许是jet长高了不少,原本宽松的沙发坐下两个人显得有些近了。

New有意地与jet拉开距离,没有注意到jet微皱的眉头。

“new的生日有请班上的同学吗?”

“……没有。”new抱住沙发边上的枕头,“不过van有说会来。”

“van?”jet语气变得不那么友善,“你和他走得很近吗?这种厚着脸皮来的人哪里好了?”

Jet完全没有把自己算在其中。

“但是van对我很好啊,在1班他也很照顾我,为什么不能来我家?”new心里不平衡,就准你有女朋友就不准我有好同学?

“啧。”jet黑着一张脸继续说道:“以后的生日我陪着你就够了。”

自从jet性别觉醒后对所有物的占有欲变得更强,他早就看不惯平时和new走得这么近的van,凭什么new要对他笑对我却摆起一张臭脸啊?

New有一瞬间被jet的气势震吓到,但嘴上又不肯服软,“我也有这么多同学,又不是只有jet一个朋友,而且你还有女朋友了。”越说越委屈最后不禁哽咽。

就是这样才让他难过啊。

Jet放缓表情捏住new的双肩,“new你听我说,我当初交女朋友是不想让自己接受我喜欢你,我,我害怕你会拒绝我所以我选择了逃避。可是我发现,不管怎样我都不能说服自己不去关注你照顾你,甚至是……所以new,你能回头看看我吗?我还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New眼角发红,埋下头听完jet的一番肺腑之言,心里不触动都是假的。

“可是你现在……”

“我和她没有关系的,我们只是做个样子……为的就是让你注意到我。”

“jet你,你…”

“new。”

Jet没有给new太多的思考时间,他打算用行动证明自己的真心。

两人的第二次接吻仍在new的意料之外,只是这次没有上一次的急促、霸道。而是如水一般的温柔,new觉得自己仿佛快要深陷其中。

嘴间的缠绵将两人难以诉说的心绪传递给对方,new主动去迎合jet闯入牙关的舌头便是最好的证明,jet忍不住勾起嘴角,心里像沾了蜜一样甜。

太甜了。

一股枫糖浆的味道传入jet鼻腔的时候才发觉大事不妙。

两人唇舌分开后jet才看清new潮红的脸,两只手有些难忍地抓住自己的衣襟,才轻吻过显得鲜红欲滴的嘴唇微微翕张。

“jet,唔,好奇怪。”

New说出口时声音嘶哑地要命,听在jet耳边更是性感得恨不得现在就扒下对方的衣裤。

Jet无比佩服此时的自己还能有理智对new解释:“new别害怕,这只是一个过程。”他喉结颤动,压住最后一丝理智,抬起new漂亮的眼睛与自己对视:“new,抬起头看着我,我等到你愿意的时候才会标记你,你看着我,知道是谁在帮你就够了。”

不知道new听进去多少,客厅里弥漫的枫糖味愈发浓郁,jet身上属于Alpha的气味也被散发出来,让new更加渴望地点着脑袋,忍不住扭动起下肢。

他抬起被信息素冲击后情迷的双眼望向将他扶进房间的jet,眸中闪烁着充斥着欲望的光芒。

这一眼扔掉了了jet所有的底线。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or这里

 

清晨jet是被ko的电话吵醒的,看了眼怀里的new他勾起嘴角得意地接通电话。

“我靠,jet你今天不来好歹给我说一声啊!”

“抱歉抱歉,你帮我请一个假吧。”jet说出口才发现声音低沉地要命,“还有new,你顺便去一趟他们班。”

“卧槽你不会……”

“嗯嗯嗯回来再告诉你先挂了。”

Jet害怕new被吵醒抓紧时间挂断电话,昨晚都是两人的第一次,又碰上new的发情期,果然一发不可收拾。

多休息一会儿吧。jet再次闭上眼睛。

等到new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强烈的日光透过窗户照亮卧室每个角落,包括昨夜一地的狼藉。

New抬起头就发现jet正看着自己笑得十分欠揍。

要是往常new一定会白他一眼,这次new脸红了。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身上粘稠的感觉已经没有了,看来jet还是很有良心的帮自己擦洗过了。

“啊!”new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想要起身,下半身还是疼得厉害。

Jet关切地把人重新按回床上,“怎么了?”

“昨天van说好要来我家,可是没人开门……”

Jet听到那人名字的时候脸就黑了一大半,干脆直接咬住new的喉结引起对方不满地闷哼,“以后再提他我就让你下不了床。”

“jet你过分!”

“随你怎么说。”不要试图和一个Alpha讲什么分享的问题。

两人在床上打闹了一阵下床开始清理昨夜留下的东西,顺便做点吃的填饱肚子。

“对了new。”jet叫住在厨房忙活的new。

New从冰箱后面探出头。

“我们……算是在一起了吧。”

New愣了三秒,有些不好意思地但仍然点了点头。

“嘿嘿,我有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哦。虽然晚了一点都是现在送也不迟啊。”

得到承认的jet欣喜万分的拿出书包里早已经备好的礼物。

放在new手上的是一个盒子,jet示意new自己拆开它。

一层一层剥开后露出一个小小的首饰盒。

“我又不是女孩子。”new打趣的说道。

“又不是只有女孩子才带,你平时不也会带的吗?而且啊……”

Jet把盒子打开,是一对耳环。

精简朴素的外表却承载着慢慢的心意。

“我们带一对的话这样别人也就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是我的啊,new。”

Jet笑着把耳环放进new的掌心,随后两手相贴,无名指对上无名指,中指对上中指,食指对上食指,十指相扣。

掌心的温度波动起new的心里最深的一根弦。这样的温度就像多年前的一样,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同样的人,同样的心情。

原来,他们就在这里,谁都没有离开过。

 

 

午后耀眼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穿过过微小的尘埃,照亮两个如花般的少年。

评论(6)
热度(22)
  1. 荷上莲叶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