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病,是个好人。
欢迎深交ヽ(゚∀゚)ノ

❤古剑:夏乐、夜初、温清
❤剑三:莫毛、花羊、唐毒
❤全职:正副队联盟(・∀・)
❤APH:米英、北区欠、独伊
❤橡皮章

【周江】我的学生是我的419对象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05

>年下设定,ooc

>原创人物出现:一个连名字都不想取的炮灰

 
 

想看小周粉切黑呵呵呵。——无良作者的恶趣味

风格越来越像tag逼近了……呢。(笑)



 
 

-05-

 
 

「今晚七点,半岛咖啡厅,不见不散。」

将手机重新塞回包里,江波涛还是忍不住往旁边瞥上两眼,这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不好,很不好。

自从上次察觉到自己对害羞可怜的学生还存在那么一丁点儿幻想,江波涛试图把这种余温归结为不适应,但当某一天晚上躲在房间里偷偷自/慰时周泽楷的脸一闪而过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或许并不只是得到快感时的那张精致的脸,周泽楷在厨房里的背影、靠坐在书桌前的手肘以及和自己谈天说地时微微勾起地嘴角,都让江波涛没由来的心动。

扑通扑通——

不会这么惨吧……?

江波涛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他内心所剩不多的理智让他选择另外一种思考方式——不如找别人处处看?

仿佛是要努力逃避这个上一个话题,江波涛拿出手机拨通了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的电话。自从大学时期发现自己的性向后他对待女生选择保持一定的距离,有的时候也会自恋的想想要是被人家看上了怎么办。再加上英语专业的男人又少得可怜,江波涛熟悉的人也不过宿舍的一群损友,不过其中恰巧就有同道中人,江波涛也曾感叹过自己的幸运,这个人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的知心人之一。

“喂?睡了没?”

“还没呢……怎么?想我了?”

“想个鬼。”江波涛早就清楚这人的不正经便忍不住和他调侃几句,“我……我明天想去酒吧……”

“哟,江兄这是寂寞了?你上次带走的那个小帅哥没有把到手?!”

“你怎么知……啊不对不和你废话了,你别扯其他的就一句话!”

“去啊!”

那就去吧。

江波涛看着墙上的挂钟,华丽的指针不快不慢地指向五点,安静地房间里指针的声音都像要听不见,只有他和周泽楷有规律地呼吸。

很有默契似的,江波涛从墙上收回来的视线与对面的人撞个正着,江波涛开口说“练习题做完了?给我来检查一下。”

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练习册,反而是周泽楷的一句询问,“老师今天有事吗?”

“呃……”一向不太会说谎的江波涛莫名地不想说出事实,“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你别瞎想。”

课程六点钟就能结束,除去坐车的时间刚好能够准时到达,只是今天不能和小鬼一块吃饭,这让江波涛有些遗憾,果然习惯这种东西一旦养成就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

“老师要留下来吃饭吗?”

“啊不用了,今天老师特别想吃自家楼下的包子哈哈哈,还是回去吃好了。”

“……”

周泽楷没有继续询问而且略显沮丧地埋下头,头上微翘的短毛都耷拉下去,江波涛内心涌起一阵愧疚。他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能感受到后者明显的一怔,江波涛倒是不在意地趁机再揉了几把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就是吃个饭吗!老师我下次带你出去吃大餐。”

周泽楷似乎很受用的点点头,当手掌离开时渐渐散去的热度让他微微蹙眉,没有察觉的江老师已经将精神集中到题目上了。

 
 

六点五十分,江波涛步入咖啡厅,悠扬的爵士音乐让他一路小跑后还一阵跳动的心脏得到一丝平静,正值晚饭的时间,咖啡馆里品尝甜点的情侣居多,江波涛撇撇嘴发现与自己有约的人已经坐在座位上。

“你居然来这么早,真让我怀疑这是不是本尊了。”

“能见到江老师,我当然迫不及待了。”

“哈哈那我可荣幸之至啊?”

嘻嘻哈哈地说闹几句江波涛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不是说好的去酒吧吗?”

“酒吧这么早,多没意思啊……”对方回答得敷衍,不过在理,江波涛点点头表示理解。与交心朋友难得一见,江波涛恨不得把这几周发生的种种都倾诉出来,不过也省掉了去宾馆的内容,没由来的不愿意被别人知道。

“哦?那学生可不简单啊,还这么小就知道往那种地方跑了。”

江波涛也曾经疑惑过为什么能在酒吧里遇见周泽楷,对方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进酒吧的人,明明是个乖学生……越想越疑惑的他毫无知觉地吧巧克力慕斯戳到了嘴边。

回过神的江波涛暗骂自己的傻气却发现对面有一只手帮自己蹭点了嘴角的巧克力,对桌那人带着浅笑,暧昧不清的眼神里有些江波涛看不懂的情绪,或许并非看不懂,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呵呵,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江波涛你上辈子是不是偷了别人家的瓜?!

“那个哥……”

话音未落就被人打断,“还是先不吃了要不然满脸都是奶油味,谁还看得上你。”

靠……在心里腹诽的江波涛还是被人逗笑了,往常在外面的游刃有余仿佛都被这人打压下来。有些事还是藏在心里最好,捅破了最后一层纸失去的就不只是一份没结果的爱了。

江波涛自己买了一辆二手车,颇为得意地想要展示一番,开着车摇摇晃晃就往酒吧方向走。夜色已经落下,也不知道小周吃饭了吗吃饱了没……

将车停到路边的停车道,酒吧炫彩的霓虹灯透过侧视镜印入江波涛的眼瞳里,深栗色的柔光里闪过一片迷茫。

“小江……”

要解开安全带的手被人按住手腕,江波涛惊讶地转过头对上一双充满期翼的眼睛。

“哥你,你放手,有什么话好好说。”

“你明白对吧?”

“……”

“我们一年没见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一样的让我挪不开眼睛。”

“哥,很抱歉……”

江波涛好歹也是176的大男人,用点力把手解放出来后他选择打开车门,扑面而来的瑟瑟秋风让他脑子清醒了不少。

不对,不对,一切都太不对了。不应该是这样的……

没有给江波涛留太多的思考时间,对方绕过车子再次抓紧了江波涛的手,“小江,不能试着接受我吗?”

接受啊……是啊,对方可是自己大学四年难得的好知己好室友,在毕业后两人也相互扶持了不少,自己不是要试着找个人处处吗?他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为什么,脑子里却闪过一张张周泽楷蹙眉紧抿薄唇的脸呢?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还没来得及将脑内的思绪整理成完整的句子,江波涛发现自己已经被拉到另一个胸膛上。周泽楷深邃地眼眸涌动着一股怒意,江波涛居然有种得救后安心的错觉。

“老师,晚上不要乱跑。”

江波涛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学生有一天竟然会用如此性感的嗓音在自己耳边低语。

他此刻能感受到一种如猎豹的地盘意识从自己倚靠的人身上散发出来。

 

评论(17)
热度(15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