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发病,是个好人。
欢迎深交ヽ(゚∀゚)ノ

❤古剑:夏乐、夜初、温清
❤剑三:莫毛、花羊、唐毒
❤全职:正副队联盟(・∀・)
❤APH:米英、北区欠、独伊
❤橡皮章

【周江】论不同物种的兼容性

小江生!日!快!乐!很高兴又一年被你们俩虐了狗。

人类周X魅魔江   ooc慎。

感谢 @文藝 太太赠梗~

本来只是想复键炖肉的(掩面   前面都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要在意逻辑






江波涛是一只魅魔。

从他刚进入恶魔学院的那天起,老师就指着教科书向他们讲解恶魔的分类,然而在身为恶魔那一刻起这种属性一类的东西就伴随而来。贪婪、饕餮、妒忌……而江波涛好巧不巧的是代表色欲的恶魔。即使在恶魔界生活了十几年,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证明上有明确的表明自己的身份,可能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能和其他热衷于性欲的魅魔扯上关系。

因为他至今未能对谁产生过性欲,就连他们学校最帅的校草也没能勾起一只(自认为是)颜控的江波涛的兴趣,更别说性欲了。

虽说到处浪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不过对于一只魅魔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生存方式。通过精液,哦虽然他们老师喜欢称之为雨露,魅魔会获得精力,这在和人界一样弱肉强食的恶魔界是很重要的。

不过这都不是现在江波涛担忧的重点——关键在于,江波涛发现毕业作业居然要进行性爱。

拿到导师交给的题目时江波涛内心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然而他的其他狐朋狗友都如负重释地蹦着小步笑着完成作业去了。

江波涛向导师反应过情况,导师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拍拍江波涛是肩膀:同学,咳,要不去医院看看?

去你妹啊。

江波涛差点没把课本扔到导师脸上潇洒地绝尘而去——不过为了毕业他还是忍住了。

老师你指条明路呗?或者通融通融……。江波涛拍马屁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导师恍然大悟状拿出包里的假条:是不是学校的资源不符合你的口味,你要不去隔壁天使界瞅瞅?

被导师绝妙的脑回路惊到的江波涛还是抱着公费旅游不要白不要的心态接受了导师的意见,不过他选择去人界看看。

天使界全都是些高冷装逼的深井冰,他还是选择对自己的旅途安全负责。

这就是江波涛来到S市的原因,准确的说是坠落。本来他是打算直接传送到人界的传送点的,但男人嘛,总会有一种蜜汁冒险精神,他本来打算在空中3600度托马斯回旋最后一种惊艳四座的姿势出现在半空(反正人类也看不到),但奈何早些年窝在宿舍玩儿游戏缺乏运动的他最后是以一个差点脸着地的姿势惊险着陆,趴在地上的姿势极其不美观导致他最后还忘记了隐身。

所以周泽楷第一眼见到江波涛就是在学校大门口,他看到一道深蓝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最后在地上出现了一个以狗啃泥姿势趴在地上的人,那人抬起头以这个姿势与自己四目相对了十秒,十秒后挥挥手笑嘻嘻地对自己说了一句hello。

这一笑吓得周泽楷都忘记刚才想好要吃的晚饭。

 

恶魔的脸面都被我丢光了!

江波涛恼羞成怒地爬起来把身上的灰拍干净。“…………同学你还好吗?”面对眼前这个人类的担忧江波涛头一次感受到了人界的温暖。他到人界的次数不多几次都是帮别人跑腿,这么暖的人类还是首次遇上,重点是,他还这么的思!乌!爱!帅!

江波涛清清嗓子,整理好身上深蓝色的夹克,礼节性地伸出手:“我叫江波涛愿意交个朋友吗。”

如果江波涛知道这个交个朋友是写作约个炮的话他会选择早点来人界的。然而现在仍还处在对这个陌生又颇有好感的男人懵懂状态的江波涛正在被周泽楷带领着参观校园。

周泽楷起初以为是遇到搞推销的,正感叹着现在为了搞推销什么都做得出来真是世风日下,江波涛就笑眯眯地凑到他身边询问他有空否。

“有啊……”赶着吃晚饭呢。不过被这双温和的眼睛注目着的周泽楷发现自己很难拒绝对方的请求。

走在秋季的校间树荫下,泛黄的落叶铺满一地,江波涛想多看看人界的景色,走在前面又转过头对着周泽楷东说一句西说一句,矮白色的教学楼、树边长了上百年的老槐树……江波涛说话的自然和那份温和让周泽楷仿佛有种友人分别已久再次重逢的错觉。围着学校转上一圈江波涛才恍悟一直说话会不会不太礼貌,有些心虚地将目光往上一瞥才注意到那个男人嘴角的笑意,像是被传染似得江波涛也掩不住地回以笑容。

   往后几天周泽楷有空就会带着江波涛在S市逛来逛去江波涛才知道周泽楷是个大一新生,因为性格的原因在学校朋友也不多不过能遇到他很幸运。

“这几天一直打扰你真是挺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周泽楷看了看江波涛脸上随时都扬起的舒服的微笑像是很欢愉的样子,“下一次,还可以带你来。”

“好,好啊。”

江波涛害羞地抓了两把头发,许诺你们这儿这么好玩下次一定会来,道别时江波涛才猛然想起想起人界和恶魔界手机通讯接收的繁琐,思索半响后说:“我们村信号不好以后联系不如寄信吧。我看看啊……你打这个电话,会有人来收信的!”

“……邮局都寄不到吗?”

“……哈哈哈对啊挺远的。”

周泽楷郑重地拥抱了一下江波涛,“保重。”江波涛被周泽楷感动地不行,殊不知周泽楷已经脑补出深山的小山村里江波涛在田间挥洒汗水的场景了。

江波涛第二天带着欢快的心情赶回学校。直到看到导师愈发光亮的头皮才回想起自己下界的目的。做爱这种事当然是强迫不来的,江波涛释然地重新做回学校课堂,不就是留校吗,妈的我就不信了!

 

对于恶魔和天使来说没有太多的时间概念,江波涛每天忙于帮导师教导小师弟小师妹还被导师当做反面教材,顺便跑到大街上去寻觅自己身为魅魔的本能,三年的时间转瞬而逝。

“小江你的信!”送信人是个有饕餮属性的恶魔,方锐。除了很会吃外嘴皮子也溜得不行。“小江啊你家那位可是三年如一日啊,我去得太频繁我都怕我家老林会吃醋。”

“哈哈那是方前辈你魅力大啊!”论耍心眼江波涛也是不服输的主儿,“这话说得我爱听。不如早点把事办了异地恋多辛苦啊。”

“前辈想多了。”江波涛回以尴尬地微笑顺便把某位嘴欠的恶魔关在门外。三年来数百封信里的内容从学校的琐事到生活的杂事,三年的时间江波涛看着周泽楷一点点变得成熟,江波涛也会谈及学校的事不过自己的身份没有主动提及,自从他知道周泽楷的不善言辞后江波涛更是动用自己一颗七窍玲珑的心把周泽楷的意思琢磨透,不知道是天生的合拍还是怎么的,江波涛用三年的时间总算是把周泽楷语修炼到十级。

如果在毕业作业上有这样的造诣就好了。三年了还在为此烦劳的江波涛如是想。

这次信件的内容如同以往,有提到周泽楷在外实习的种种,让江波涛不得不注意的是信件最后的一句话:小江我好想你,可以再见你吗?

江波涛能感受到自己心率的变化,短短的一句话让他感触颇深——说起来,也有三年没见了。当初自己留了电话却因为身处两界而无法联系,两人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这一张张寄托情绪的信纸,不知不觉中周泽楷这个人已经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感情,这让江波涛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是周泽楷的话……自己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呢。

一直都是行动派的江波涛匆匆叫回送信的方锐,在方锐鄙弃的眼神中陪着笑询问他周泽楷现居的地址,据他所知周泽楷大四实习后就没有继续留在学校宿舍了。

有人说过再漫长的等待也抵不过相逢的一瞬。当江波涛站在周泽楷的门前时恍惚地有点不真实,像是一场梦境,从三年前傻乎乎的自己再到三年后傻乎乎跑到对方门前,有些东西一直都没变过。

毫无征兆地,门被吱呀一声推开。露出周泽楷那张比起三年前更显锋芒成熟地脸,两对深眸正闪烁着惊喜的光芒。

“小江……”

“诶等等让我来说!”

“……”

“咳,这位同学,请问现在有空吗?”



评论(4)
热度(102)

©  | Powered by LOFTER